設為首頁(yè) 加入收藏

糧食生產(chǎn)實(shí)現“十九連豐” 農業(yè)科技創(chuàng )新邁出堅實(shí)步伐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1-16

      新年伊始,萬(wàn)象更新。雖然寒冬未盡,但田野里已孕育著(zhù)新的生機:河南新鄉,冬小麥喝足了水,正在安靜生長(cháng);江蘇淮安,水稻育苗大棚里,技術(shù)人員正忙著(zhù)往水稻缽苗機內投放種子……

      農業(yè)是國民經(jīng)濟的基礎產(chǎn)業(yè),糧食事關(guān)國運民生。2022年,面對全球糧食危機,我國糧食總產(chǎn)量達13731億斤,實(shí)現“十九連豐”,中國人的飯碗端得更牢了。邁進(jìn)新征程,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huì )議上強調,要實(shí)施新一輪千億斤糧食產(chǎn)能提升行動(dòng)。要緊盯世界農業(yè)科技前沿,大力提升我國農業(yè)科技水平,加快實(shí)現高水平農業(yè)科技自立自強。

       農業(yè)現代化關(guān)鍵是農業(yè)科技現代化,近年來(lái),我國農業(yè)科技創(chuàng )新重大突破不斷,高水平農業(yè)科技自立自強邁出堅實(shí)步伐。新的一年,各地農業(yè)科技工作者們聚焦高產(chǎn)、低碳等農業(yè)科技前沿,描繪著(zhù)新一輪的現代農業(yè)圖景。

      “揚州炒飯怎么做才好吃?首先是要有好米”

      都說(shuō)冬天是農閑時(shí)節,可福建省三明市建寧縣的種田大戶(hù)們可沒(méi)閑著(zhù)。1月9日上午10點(diǎn),由建寧縣工業(yè)和信息化局主辦的“建寧五子”山貨年貨節活動(dòng)在網(wǎng)絡(luò )直播平臺上火熱開(kāi)啟,其中,建寧特色的水稻種子一上線(xiàn)就收到不少訂單。

      建寧縣是國家級制種大縣,全國每十粒雜交水稻種子就有一粒來(lái)自這里。當地丘陵與河流相互交錯的地貌為種子生產(chǎn)提供了一道天然的隔離屏障,讓這里成為我國培育生產(chǎn)雜交水稻種子的最優(yōu)勢區域之一。

      種子有農業(yè)“芯片”之稱(chēng),良種培育是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一環(huán)。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深入實(shí)施種業(yè)振興行動(dòng),強化農業(yè)科技和裝備支撐,確保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近年來(lái),建寧縣推進(jìn)雜交水稻產(chǎn)業(yè)園建設,誕生了一批龍頭企業(yè),不斷培育推廣有“東方魔稻”之稱(chēng)的雜交水稻品種,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chǎn)權的優(yōu)良品種從這里走向全國。

      在建寧縣,從田間地頭到育種機構,處處都有高科技的身影。在當地的種業(yè)科技中心實(shí)驗室,先進(jìn)的檢測儀器可對種子純度、凈度等指標以及DNA等進(jìn)行檢驗鑒定,保障種子質(zhì)量安全??萍贾行牟捎昧舜髷祿榷囗椣冗M(jìn)技術(shù),可以實(shí)現對全縣種子的生產(chǎn)管理。

      除了育種,在制種環(huán)節,現代化的制種經(jīng)營(yíng)體系也讓建寧縣實(shí)現了種子生產(chǎn)的“因地制宜”:9萬(wàn)多畝制種稻田,每年300多個(gè)品種,哪片田有什么樣的氣候,適合種什么品種的種子,什么時(shí)間播種、移栽、授粉、收割……都能精準規劃。

      在種子收獲后期加工的環(huán)節,建寧縣現代農業(yè)產(chǎn)業(yè)園區還研發(fā)出密集式智能烤房烘干種子等新技術(shù),稻谷收獲后,只需倒入烤房,設定好溫度,一鍵啟動(dòng)稻種烘干就可以了。

      建寧縣里心鎮上黎村村民肖鳳輝說(shuō),以前,村里家家戶(hù)戶(hù)都有曬席,秋收時(shí),稻谷都鋪在曬席上,要不定時(shí)翻動(dòng),曬好多天。遇到下雨搶收不及時(shí),種子就要發(fā)霉?,F在種子進(jìn)了烤房,兩天兩夜就能取回家,更方便了。

      水稻是我國的三大糧食作物之一,近年來(lái),各地在水稻育種育苗方面,都不斷有新技術(shù)新成果。

      “634.7公斤!不僅高產(chǎn)還優(yōu)質(zhì)環(huán)保!”在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頭橋鎮慶豐村稻蝦共作示范基地中,水稻新品種“蝦優(yōu)100”的平均畝產(chǎn)讓農科所的研究員們分外驚喜。

      “揚州炒飯怎么做才好吃?首先是要有好米。”江蘇里下河地區農業(yè)科學(xué)研究所研究員張家宏介紹,蝦優(yōu)100是里下河農科所水稻育種創(chuàng )新團隊培育的江蘇省首個(gè)稻蝦田專(zhuān)用水稻品種,不僅經(jīng)受住了2022年夏極端高溫天氣和臺風(fēng)等不利因素的影響,表現出植株高、耐水淹、品質(zhì)優(yōu)等特點(diǎn),而且還能在稻蝦共作的深水條件下實(shí)現零農藥殘留、優(yōu)質(zhì)稻米的生產(chǎn)。

      在黑龍江省五常市民樂(lè )朝鮮族鄉阿里郎農業(yè)機械化種植農民專(zhuān)業(yè)合作社,11棟智能化水稻育秧大棚實(shí)現“智慧”育秧。苗床大棚控制系統,可以自動(dòng)控制大棚內的溫度、濕度等指數,大大提升秧苗的出芽率。而水稻缽苗移栽技術(shù),不僅節約了人力還提高了產(chǎn)量。

      “插秧機裝上了北斗導航系統”

      冬日上午,浙江省平湖市平湖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得稻家庭農場(chǎng)內,冬小麥像排列整齊的小士兵,長(cháng)勢喜人。農場(chǎng)主張良杰正操作著(zhù)無(wú)人機在農田上方為麥苗有序施肥。

      農業(yè)作物種植,與天、與地的較量是不可避免的,但張良杰對自家農場(chǎng)下一季的谷物產(chǎn)量充滿(mǎn)信心。他的底氣,來(lái)自于先進(jìn)農業(yè)科技。

      “我們購置了新的農業(yè)設備,為插秧機、播種機裝上了北斗導航系統。”張良杰說(shuō)。“通過(guò)北斗衛星控制,設置好路線(xiàn)后就可以進(jìn)入自動(dòng)駕駛模式。這不僅節省了人力,還提高了農作物質(zhì)量,助力糧食增收增產(chǎn)。”

      2022年,得稻家庭農場(chǎng)水稻百畝示范田平均產(chǎn)量533公斤、小麥最高田塊產(chǎn)量577.04公斤,突破了保持11年的浙江省二項最高紀錄,這樣的成果離不開(kāi)現代化農業(yè)科技的支撐。無(wú)人機施藥、無(wú)人駕駛機插秧……這些技術(shù)讓農場(chǎng)實(shí)現精準種植、效率作業(yè)。

      這幾天,農場(chǎng)的小麥田內,無(wú)人播種機正在進(jìn)行補種。只見(jiàn)張良杰掏出手機,在A(yíng)PP內進(jìn)行著(zhù)簡(jiǎn)單的操作。“每排麥苗間距20-30厘米最有利于作物生長(cháng),機械化種植能夠精準地控制這個(gè)距離,也可以避免將近70%的草害。”張良杰說(shuō)。

      不僅是得稻家庭農場(chǎng),在浙江平湖,農業(yè)科技讓農業(yè)生產(chǎn)告別“靠天吃飯”的艱辛和粗放。沙地里的豇豆、空中的紫背天葵、營(yíng)養液膜里的快菜……與傳統農業(yè)相比較,位于浙江省平湖農業(yè)經(jīng)濟開(kāi)發(fā)區的浙江綠跡農業(yè)科技有限公司不僅種植方式特殊,產(chǎn)值產(chǎn)量也能提升近一倍,這得益于該公司基地內特殊的種植方式和多樣的科技裝備相結合所產(chǎn)生的效果。

      隆冬的早晨,一望無(wú)垠的田地披上了一層白茫茫的霜凍,而在浙江綠跡農業(yè)科技有限公司卻是另外一番景象。結構分明的溫室和路中央的無(wú)人機為基地增添了一份神秘感,揭開(kāi)這張數字農業(yè)的神秘面紗則要從一座北斗高分基站開(kāi)始。“這個(gè)基站能測繪農場(chǎng)高精度地圖,依靠它我們能對場(chǎng)地、設備和人員進(jìn)行優(yōu)化管理和智能調度?;窘ǔ珊笪覀円M(jìn)了無(wú)人車(chē),現在灌溉、水肥、環(huán)境、溫控等流程不需要人工干預,依靠計算機就能完成。”浙江綠跡農業(yè)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余魁指著(zhù)屏幕說(shuō)道。

      只見(jiàn)余魁鼠標一點(diǎn),屏幕上便清晰地顯示出許多數據:溫度20℃,澆灌時(shí)間10時(shí)05分,時(shí)長(cháng)20分……余魁表示,一旦指標出現異常,系統還會(huì )自動(dòng)報警提醒。通過(guò)手機點(diǎn)一點(diǎn)就能夠實(shí)現大棚溫度控制,灌溉施肥等農事自動(dòng)化管理,現在整個(gè)園區130畝地只需要一個(gè)管理員即可。

      有了這些“高科技”的加持,農作物才能順利在除了土壤以外的介質(zhì)中生長(cháng)。在水培、氣霧培種植區內,一棵棵紫背天葵被均勻地種植在“空氣中”。為何在空氣中植物也能順利生長(cháng)?原來(lái)在種植紫背天葵的區域中,植物生長(cháng)所需的營(yíng)養液以霧氣的形式存在于空氣中,采用這樣的方式,能夠充分利用種植空間,還能使植物根系水肥條件最佳,營(yíng)養液也能實(shí)現循環(huán)利用。

      除了水培、氣霧培,沙培也是一大亮點(diǎn),沙漠里的沙子、海岸邊的海沙等,都可以作為種植介質(zhì),減少病蟲(chóng)害。

      余魁說(shuō),與傳統農業(yè)相比,同樣大小的種植區域,數字化農業(yè)技術(shù)使農作物生長(cháng)周期變得更短。“我們現在主要是做一些自己的生產(chǎn)以及農作物標準化技術(shù)的輸出,希望未來(lái)可以讓數字農業(yè)的使用范圍更加廣泛。”

      “搞生態(tài)農業(yè)也是個(gè)技術(shù)活”

      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三元橋附近,繁華的鬧市區內隱藏著(zhù)一家小小的菜店,菜店里出售各種蔬菜也出售五谷雜糧,它們都有一個(gè)共同的特征,就是種植方式為不打農藥、不施化肥的生態(tài)低碳種植。

      位于云南省大理市的歸零農場(chǎng)是菜店的供貨商之一。這座農場(chǎng)有很多不同于傳統農場(chǎng)的地方,比如被視為農作物“敵人”的雜草在農場(chǎng)里到處都是。農場(chǎng)主陳玉笏有一套可持續的耕作方式,她說(shuō),農場(chǎng)里的雜草割掉之后,不會(huì )扔掉,而是繼續堆放在田地里。有了各種“雜草”,就有了植物的多樣性,就會(huì )有各種昆蟲(chóng)來(lái)這里安家。同時(shí),草和枯枝落葉的層層覆蓋就像給土地蓋上了一床被子,可以保持土地處于一個(gè)相對恒定的濕度和溫度,各種微生物就可以安居。這樣農場(chǎng)就會(huì )達到一個(gè)動(dòng)態(tài)的生態(tài)平衡,土壤就會(huì )越來(lái)越健康,作物的病蟲(chóng)害也會(huì )大大減少。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huì )議上指出,“建設農業(yè)強國要體現中國特色,立足我國國情,立足人多地少的資源稟賦、農耕文明的歷史底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時(shí)代要求,走自己的路,不簡(jiǎn)單照搬國外現代化農業(yè)強國模式”,要“發(fā)展生態(tài)低碳農業(yè),賡續農耕文明”。

      近年來(lái),隨著(zhù)綠色低碳成為各行各業(yè)發(fā)展的新要求新趨勢,農業(yè)領(lǐng)域也在通過(guò)現代技術(shù)與傳統農耕文明的結合,實(shí)現可持續的綠色低碳發(fā)展。

      在湖南省祁陽(yáng)市,湖南舜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陳小龍和工人們正在為春耕作準備。公司有300畝“稻鴨模式”生態(tài)糧田,全部采用的是綠色生態(tài)的生產(chǎn)模式。

      陳小龍是廈門(mén)大學(xué)的博士生,因為從小生長(cháng)在農村,出于對農業(yè)的熱愛(ài),以及“讓更多人吃上健康生態(tài)糧食”的愿望,五年前,博士畢業(yè)后,他返鄉搞起了生態(tài)農業(yè)和農業(yè)科技研究。

      很多人說(shuō)生態(tài)種植,不上化肥,產(chǎn)量必然低,陳小龍不信。然而,第一年,陳小龍采用“稻鴨模式”種植的生態(tài)糧田畝產(chǎn)稻谷確實(shí)不足200斤,但陳小龍不想放棄,他堅持不用農藥化肥,不噴除草劑。為了提高產(chǎn)量,幾年間,他幾乎天天在實(shí)驗室和農田之間奔波,不斷進(jìn)行創(chuàng )新攻關(guān),優(yōu)化升級“稻鴨模式”,糧田畝產(chǎn)一步步突破400斤、500斤。

      鴨稻相生,互幫互助,這就是大自然的智慧。陳小龍說(shuō),在“稻鴨模式”下,鴨子可以吃蟲(chóng)除草,排泄物為稻田提供有機肥料,再配合其他綠色基肥以及誘蟲(chóng)燈等設備,實(shí)現農業(yè)與環(huán)境的協(xié)調發(fā)展。

      “有的人認為生態(tài)農業(yè)沒(méi)有現代農業(yè)科技含量高,其實(shí)是錯誤的,搞生態(tài)農業(yè)也是個(gè)技術(shù)活。就‘稻鴨模式’來(lái)說(shuō),雖很早就有,但在保持生態(tài)健康的情況下如何讓效益更優(yōu),就有大學(xué)問(wèn)。”陳小龍說(shuō),從稻子種什么品種到鴨子養什么類(lèi)型,再到一畝田里養多少只鴨子才合適,都需要花大力氣研究。為了更好地推廣和發(fā)展生態(tài)農業(yè),陳小龍與中國科學(xué)院、中國農業(yè)科學(xué)院等單位的博士、碩士研究生組建了一個(gè)生物科技團隊,建設起從種子培育到生態(tài)種植、品牌加工的農業(yè)科技生產(chǎn)模式。這些年,憑借在學(xué)校學(xué)習的作物遺傳育種等知識,陳小龍帶領(lǐng)團隊分析試驗數據,通過(guò)對2000多套種質(zhì)資源、幾萬(wàn)株稻苗的篩選培育,成功培育出祁山胭脂米等優(yōu)良品種。陳小龍說(shuō),他希望這樣以科研為基礎的生態(tài)種植模式能更多地推廣出去,帶動(dòng)鄉村發(fā)展高品質(zhì)生態(tài)農業(yè)。

      (來(lái)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